• 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學者風采

    吳宜燦:做有用的科研

    2020-01-23 中國科學報 沈春蕾 胡麗
    【字體:

    語音播報

    吳宜燦工作照 霍前超攝

      人物簡介

      吳宜燦,1964年出生于安徽宿松,畢業于西安交通大學,中國科學院院士,現任中國科學院核能安全技術研究所所長,長期從事核科學與技術研究工作,在核能與核安全方面取得了具有影響力的科研成果。

      “要么創新,要么滅亡。”在中科院核能安全技術研究所·鳳麟團隊的墻上,這幾個字顯得格外醒目。這是中科院核能安全技術研究所(以下簡稱核安全所)所長吳宜燦在團隊創建伊始就提出的口號,這種勇氣和激情激勵著他的團隊奮力向前沖,實現了一大批創新技術產品的產業轉化。

      智能核軟件“鳳凰云”直擊我國核能“卡脖子”難題、“中子光”精密探測系統助力中國智造與國家安全戰略、超小型移動式先進核能系統“核電寶”瞄準小型反應堆、精準放射治療系列產品“麒麟刀”將應用于腫瘤放射治療領域……

      團隊成立之初,吳宜燦就提出“做有用的科研”,將科研成果轉化為實實在在的生產力。而今,作為新當選的中國科學院院士,吳宜燦深感自己又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他告訴《中國科學報》:“當選院士是黨和國家給予我的至高榮譽,也督促我和團隊將核能與核安全研究成果應用到能源、健康、安全等重大國計民生領域,造福社會。”

      誤打誤撞結識核能

      “進入核能領域可以說是誤打誤撞。”吳宜燦回憶道,“高考的時候,我化學考得比其他科都高,于是決定報化學專業。”然而,填志愿的時候,密密麻麻的專業名稱讓吳宜燦眼花繚亂,看到有個專業叫“核反應堆”,尋思有“反應”兩個字,應該跟化學差不多。

      直到被西安交通大學錄取,吳宜燦才知道,這個“核反應堆”屬于物理專業,“我成了班上僅有的兩個直接報考該專業的學生之一”。

      1985年,吳宜燦獲學士學位。畢業不久后,由于受到三里島和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的影響,核能行業不太景氣,班上許多同學都紛紛“轉行”。在選擇是否從事科學研究工作這個問題上,吳宜燦有過動搖:“當年家里3個弟弟還在上學,我也想過到待遇更好的核電站去工作。”

      后來經過一番思想斗爭,吳宜燦最終還是選擇了走科研這條路。

      20世紀90年代,國外以“竊取”其核軟件為由,對我國實行出口封鎖。當時,吳宜燦正在德國卡爾斯魯厄理工學院做訪問學者,意識到一個國家要發展核技術,就一定要有自己的知識產權和核心技術。

      1999年,吳宜燦放棄了國外優越的科研條件和國內其他單位承諾高薪待遇,回到安徽合肥科學島組建團隊,專注于先進核能與核安全的研究。

      奮斗本身就是一種幸福

      “2011年,接到核安全所籌建負責人這一任務的時候,我心里很忐忑。”吳宜燦至今都記得,新建的核安全所無論是在人才隊伍還是在硬件設施等領域幾乎一片空白,籌建工作還面臨外部的質疑聲音,有一些甚至帶有惡意。

      建所初期,吳宜燦經常做噩夢,有時候一晚上驚醒三四次,但第二天還是要打起精神,“不能讓大家看出來我的壓力”。

      當時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團隊成員太年輕,大多數是正在攻讀學位或者剛畢業的研究生。“我們所做的工作無論在國內還是國際上可借鑒的東西均較少。”吳宜燦感嘆道,“雖然經驗缺乏,但年輕也有年輕的優勢,就是能干事、有激情,特別能吃苦。”

      與此同時,吳宜燦團隊也在中子實驗技術領域開展了大量工作,并著手研制強流氘氚中子源科學裝置HINEG。HINEG是產生中子、利用中子的關鍵技術和裝置,對開展先進核能和核技術研發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長期以來,國內的這類中子源技術裝置與世界最高水平存在很大差距。由于技術難度大,加上沒有場地和經驗,吳宜燦帶領團隊再次從零開始進行技術攻關,每天工作到深夜,節假日也顧不上休息。在核安全所經常可以看到這樣的場景:在嘈雜的工程施工現場,戴著口罩的科研人員專注地調試設備。

      在這樣的“無縫切換”中,團隊最終攻克技術瓶頸,HINEG科學裝置成功產生中子。目前,HINEG已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獲得了國際同行的高度關注和認可。

      如今,吳宜燦團隊的研究成果已經在60多個國家、30多個大型核工程項目中得到規模化應用,團隊被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等國際知名專家評價為“克服了復雜核系統設計與安全分析中的主要挑戰”,“是中子學引領團隊”。

      學生眼里的優秀導師

      吳宜燦拿過很多國內外的大獎,當記者問及哪個獎項讓他印象最深刻時,他的答案竟是,中科院研究生院優秀導師獎。“對自己來說,這是意義最特別的一個獎。”

      “看到一大批年輕人在核安全所快速成長起來,這是最讓我高興的一件事。”吳宜燦這些年培養的研究生,已經成為國內外知名高校、科研機構、核電集團等單位的骨干和中堅力量,“他們的成長對我而言就是最大的成果和收獲”。

      “吳老師是一個胸懷理想,同時又腳踏實地的實干家。”學生汪振說。2012年,汪振師從吳宜燦攻讀博士學位,并于2017年留所工作。“吳老師經常教導我們‘做科研就是要創新’,我們團隊過去的經歷無不證明了這一點。只要是他認準的事,無論經歷多少困難,都會堅定不移地做下去,最終一定會被大家和社會所認可。”

      為人師者應當“誨人不倦”。吳宜燦對學生的指導被評價為“鞭辟入里,發人深省”,大家都喜歡聆聽他的“批評和教誨”。

      “吳老師總是創造各種機會,不斷鼓勵我們跳出舒適區。”汪振告訴記者,“我原來是個非常內向的人,但通過吳老師有意的培養訓練,現在變得越來越自信了。這種變化對我來說將影響一生,比書本上學到的知識還重要。”

      “他是個走在創新前沿的領路人。”核安全所副研究員金鳴2006年在吳宜燦指導下碩博連讀,2012年博士畢業后留所工作,吳宜燦也是他走上科研道路的領路人。

      “在最開始做小型核電源時,有人覺得國際上都還沒實現,我們行么?”金鳴記得,當時吳宜燦一直和大家一塊兒研討,指導他們探尋新的實現原理、開拓新的技術方法,一步一步提升部件性能,終于完成了試驗樣機的研制。“老師帶領我們做了國際上都沒敢做的事。”

      吳宜燦經常教育學生們要調研了解別人的研究方式方法,但不要跟風、不要盲從所謂權威,更不要妥協于已有的一般性做法,而要看到現有方法有什么不足、哪些地方還能提高,設法把事情做到極致。

      在學生眼中,創新已經成為吳宜燦的一種習慣。

      (原載于《中國科學報》 2020-01-23 第1版 要聞)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最是紅柳留人心 不辭長做戍邊人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 无码av高清毛片在线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菲菲网